【加入收藏】   【设为首页】
 

栏目分类

栏目分类

·办事指南
·公开电话
·公安资讯
·行政许可
为您服务
驾驶员
信息查询
 
驾驶员
模拟考试
城市地理
信息
 
号牌号码
自选
身份证
查询
 
常用电话
  公安资讯
·首页·警务公开·公安资讯
满月当空照亮普玛江塘
作者:何宇恒  | 文章来源:中国警察网  | 阅读次数:58 发布时间:2018-9-28 10:42:46
  普玛江塘乡,位于西藏山南浪卡子县,毗邻不丹,平均海拔5373米,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行政乡,拥有世界之巅的美誉。

  这个乡下辖的普莫雍措和岗布冰川是山南市著名的景点。每年都有数百人慕名冒险前往海拔近6000米的冰川。戍守在普玛江塘边境一线的西藏公安边防官兵,既要负责国家边境安全,又要负责群众生命安全。

  普玛江塘边防派出所,是当地唯一的武装保卫力量。作为全国海拔最高的边防派出所。

  普玛江塘官兵每次完成冰川巡逻任务都要展开国旗,留一张合影,对他们来说,每次巡边意义不同寻常,圆满的巡边意味着普玛江塘的一线是安全的。

  “普玛江塘边防派出所是2012年挂牌成立的,而从2009年,总队就开始派驻官兵在此工作。”副教导员袁浩杰告诉记者,这几年,一拨接一拨的年轻官兵来到这里,把种不出蔬菜的地改良成了可以种植8种蔬菜的沃土,把简陋的营区装扮成了警营文化丰富的阵地,把辖区的群众当作自己的亲人……

  每一个刚到普玛江塘的人,都极其不适应这里的环境。

  “我从援藏伊始就在普玛江塘,家人问我怎么样,我说挺好。实际上,刚来的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。”这是上一任教导员陈科民的真心话。

  陈科民2017年援藏期满离开了普玛江塘,但是他无时无刻不在关注这个集体,就连他的微信头像都是5373的石碑。

  “睡不着,头疼厉害,一秒钟都不想待在这里。”2月份分配到这里的新学员熊凯,来到江塘的第一天,就打起了退堂鼓,“但是慢慢就习惯了,不过我从来不敢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妈妈,怕她担心。”这个安徽小伙子,入伍5年了,个子不高身材偏瘦,说起话来却精神饱满。

  我握起他的手,对他的善意隐瞒表示赞同,才发现,两只手都在不同程度的脱皮。“我每天都在保养,就怕越脱越厉害,我将来还要牵媳妇儿呢!”他的乐观是从退堂鼓破了以后开始养成的,现在所里面最喜欢笑的就是他。

  包先进是熊凯的同年兵,也是老乡,大家都叫他“包子”,因为种种原因,他今年选择了退伍。相比乐观开朗的熊凯,“包子”属于比较腼腆,不善言辞的那种。他在普玛江塘待了一年多,家里人考虑到他的身体情况,建议他能够回到家人身边。

  “我舍不得离开这里,这里的每一个人对我都很好,谢谢,谢谢。”包先进早上收到去大队报到的通知,中午所里每一个兄弟为他做了一道菜,为他送行,他吃着吃着饭,眼神就定在了碗里。

  这是普玛江塘官兵的第159次巡逻,也是“包子”退伍前的最后一次冰川巡逻,他深情地用红漆在石头上喷上了159的字样。

  “原来以为还有几天,至少我们可以一起过中秋,但是命令说来就来,我们不得不散。”副所长洛桑曲扎说,“每个人的选择都应该得到尊重,但是大家的感情永远不会淡,越艰苦的地方战友情谊越深厚。”

  临走前,兄弟们在院子列着队准备给“包子”献上哈达,送上拥抱和祝福。而在走廊尽头的战士宿舍里,我看见熊凯抱着“包子”嚎啕大哭。“包子”依依不舍地泪别这个英雄的战斗集体,在5373世界之巅的石碑前,和大家拍了最后一张照片。

  这一天,是9月23日,中秋的前一天。

  “这是我不能陪在家人身边过的第六个中秋节,也是我在江塘过的第一个中秋节”、“这是我军旅生涯的最后一个中秋节,也是我不在家人身边过的第七个中秋节”、“妈妈爸爸,不能陪在你们身边过中秋是儿子不孝,祝您二老身体健康节日快乐”“齐彬,今天我们的分离是为了将来更好的团聚,祝你中秋快乐,我想你”……

  同行的西藏日报记者邀请官兵写一句“中秋节最想说的话”,没想到,他们当中竟然绝大多数人,从入伍以来,就再没有陪家人过过中秋。

  “月是故乡明,这句话不对,普玛江塘离天更近,月亮更大更亮。”熊凯在一旁开起玩笑。他说的没错,中秋节前的这几天夜空,万里无云、星辰闪烁,皓月把营区里飘扬的五星红旗照得星光熠熠。

  每个万家团圆的日子里,边防官兵已经习惯把亲密的战友当作团聚的家人。

  中秋那天,普玛江塘的月亮映衬着晚霞,照亮了整个普玛江塘。


  “结婚后回到单位,已经快半年没看到她本人了。”马上满30岁的袁浩杰,原先在勒布边防派出所工作,在一次特大泥石流中,“英雄救美”的故事让他和陈颖喜结良缘。而分配到普玛江塘工作以后,两个人就很少见面,原本想在30岁之前要宝宝的他,不得不把计划推迟。这个中秋节,是他们结婚后过的第一个中秋节,一个透着山坳望月亮,一个站在屋脊思妻娘,两个人为了边境安宁,各守一方。

  西藏公安边防总队的官兵当中,95%以上都是属于两地分居,家里的大事儿小事儿都是另一半操办,久而久之,军嫂都成了女汉子。

  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个老兵曾经援引他爱人说的一句经典语录:“我在成都,你在西藏,我在人间,你在天堂,每年中秋我们看着同一轮月亮,天边闪烁的星辰宛如你和你的战友,注入了我和天下军嫂全部思念的目光。”

  中秋节前,随着退伍和培训工作的开展,所里面人越来越少,好在还有我和记者老师陪着大家,攒点人气。

  “这几天天气不错,晚上我们一起赏赏月亮!”熊凯脑子里装的点子,比天上的星星都多。

  大家一致觉得,屋脊上、国旗下、小院里,一起吃着月饼,看着离天那么近的月亮,应该是一件惬意的事情。

  晚饭时,我们都在聊着关于中秋的各种话题,突然,洛桑曲扎警醒地说了一句:“机要有电话快去接。”桌上每个人都很疑惑是不是他听错了。

  “大队部接到救助电话,说有人被困冰川无人区!”那个喜欢开玩笑的熊凯一下紧张起来。窗外天色渐暗,被困人员的具体情况未能掌握,更要命的是,从乡里到冰川,要开2个多小时,如果车困大路上都还好说,要是困在河另一端的沼泽地里,救援就麻烦了。

  “请问车上一共几个人,身体状况怎么样,你们在河的哪一边,距离冰川还有多远?”在得到受困者卫星电话号码过后,洛桑曲扎根据自己的经验马上向相关人员了解情况。

  “带上电筒、钢索、药品和氧气,辅警曲松熟悉无人区,你跟我们一起去。”洛桑曲扎按照往常制定的救援预案,作了交代,和大家快速登车。

  每一年,因为不按路线行驶导致车辆被困的事故很多,洛桑和战友们今年就已经救助了4起,时间越延后,可能受困者面临的危险越大。

  前往救援目的地的路,竟然是望不到边的江塘草原,草原上没有路,只有很浅的车轮痕迹。驾驶经验丰富的王益明,一边开车却一边挠头,“路在哪儿,路在哪儿?”

  “往左一点,直走,慢一点,要过河……”曲松家里面养了20多头牦牛和300头羊,平常没有工作任务的时候,他就在这片草地上放牧,所以相对比较了解路况。

  天空中的月亮果然很明亮,月光洒在草地上,好像指引着前进的路。

  中秋的月亮像灯一样照着几十平方公里荒无人烟的草原,中秋前夜,官兵经过近3个小时搜索,才将受困人员找到,并将他们平安带回了乡里安顿。



  经过2个小时车程,抵达了报警人说的大概位置。

  四个人,一人一个方向搜索,找到人后以电筒为信号告知其他人。

  “喂!”熊凯一边吼,一边朝山边上走。

  “有人吗?!”洛桑急切地朝着沿河方向。

  “这里,这里!”辅警一边挥舞手电,一边兴奋喊起来。

  原来被困车辆在山坡另一头,一直双闪的灯好像在努力求救。

  被困者是三个摄影爱好者,后车轮基本完全陷进泥潭,经过几次救援都失败了,靠越野车是根本不可能拖出来的。“先把人送回派出所安排休息,明天天亮再找大车来拉!”袁浩杰以前遇到过这种事情,眼下当务之急是把人先就回去安顿好,车的事儿只有天亮查明周边环境情况再想办法。

  一个车得挤9个人,可想而知大家坐着多难受。但是考虑到游客身体状况,官兵们还是把副驾和后座让给他们,洛桑、袁浩杰、熊凯和辅警轮流坐在后备箱。经过2个小时的颠簸,所有人安全抵达江塘所。

  获救的三位游客在边防官兵的安顿下身体恢复正常,他们认为如果没有边防官兵救援,今夜很难在海拔5500米的无人区平安度过。


  “谢谢你们!如果没你们,我们今晚就得困在寒冷的草原上。”获救者老陈是53岁的摄影师,他原本计划到冰川拍摄完后回到浪卡子县,没想到今晚差点连江塘乡都回不来。

  “您不用客气,保证你们安全是我们的工作,还好今天比较顺利,结果就像天上月亮,比较圆满。”洛桑说。

  在没有家人陪伴的中秋节,皓月照亮了普玛江塘,边防官兵们用一种特殊的形式过着中秋。一家不圆万家圆,江塘官兵没有违背自己的承诺:与其苦熬浪费生命,不如苦干燃烧青春。

警营风采

警营风采

[更多]